体彩中心酝酿推出赛马彩票 能否跨过“赌”字坎

时间:2020-10-18 21:05

  中广网北京11月3日消息 10月11日,国家体彩中心传出消息,风传了很久的赛马彩票终于被列上日程:竞猜型赛马彩票正在酝酿推出,预计2008年之前可在部分省市试点销售。消息一传开,就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

  据《市场报》报道,“一进马场,喜气洋洋。谈的是‘汉生’,说的是‘庄王’。马下跑道,输得精光,拿的是‘会钱’,当的是衣裳。再下马场,男盗女娼。”一首描写汉口跑马场的赌马歌,把旧时代曾经出现过的赌马场景生动地再现在人们眼前,同时也被反对“马彩”的人反复引用。竞猜型赛马彩票究竟与“赌马”有何区别?面对质疑,有人反复强调赛马是健康的运动;有人表示“马彩”可以启动中国的马经济、保护马资源;有人声援说可以为2008年奥运会筹集资金……不过,虽然专家纷纷引经据典,但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马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却没有几个人真正说得清。

  “赌马不就是赌博么?这不是让赌博合法化么?”质疑从“马彩”酝酿之初就广泛存在,可如今“马彩”已近在咫尺。

  “我得做点准备工作,以后要是真发行赛马彩票,总得跟上形势啊。”彩民张先生听到“马彩”明年可能“试跑”的消息后一直非常兴奋,“总是在电影或电视上看别人参与赛马,以后说不定可以直接参与了。研究赛马,肯定比整天盘算数字有趣得多。”

  “以速度赛马比赛的结果作为竞猜对象,以4至5场比赛(每场共有编号为0至9号的10匹马参加比赛)冠军马号,对应代替原用摇号方式产生的4至5位中奖数字;同时建立全国速度赛马比赛中心,每年举行有规模、有影响的全国速度赛马赛事,建立和完善赛制,为‘赛马型体育彩票’的实行构建赛事平台。”这是预期“马彩”玩法的相关规则,而“赌马不就是赌博么?这不是让赌博合法化么?”之类的质疑从“马彩”酝酿之初就已经广泛存在,可毋庸置疑,“马彩”已近在咫尺。

  10月初,在武汉举行的赛马经济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刘志仁透露,由于湖北部分政协委员联名向全国政协书写提案,国家相关部门正式将发行赛马彩票列上日程。而近日,从国家体彩中心也传出消息,相关部门已经着手制定“马彩”规则、提升赛马运动软件与硬件水平、总结国内外“马彩”的经验和教训、培养赛马人才、普及马文化、宣传赛马运动的娱乐性与竞技性等前期准备工作。命运多舛的赛马彩票似乎将要迎来春天。

  去年初的武汉市政协会议上,武汉市民盟调研室主任秦英巍作了《大力发展马产业,做大做长赛马产业链》的提案,呼吁:“不能痛失‘赛马彩票’花落武汉的良机。”随后,该提案又以武汉市政协主席刘善壁的名义送到全国政协会议,并得到了湖北省政协主席王生铁等30多人的联名附议。

  2005年4月,针对政协十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部分政协委员关于在湖北武汉试发行“赛马彩票”的提案,国家财政部下文答复表示有必要对赛马彩票的可行性进行认线月,“中国竞猜型赛马彩票研究课题组”在武汉东方马城正式挂牌成立,并经国家体育总局体彩中心授权对赛马彩票进行研究。今年7月初,课题组已经完成了《中国竞猜型赛马彩票课题研究报告》的编撰及《赛事规则》、《赛马彩票游戏规则》、《赛马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办法》等相关技术附件。现在,湖北试发行赛马彩票即将进入正式申报阶段。

  什么人在为“马彩”投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港商到内地来投资如此规模的赛马场,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提供一个竞技赛马、养马、玩马的场所。

  “每年将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上缴税收400亿元,创造300万个就业机会。”这是根据中国竞猜型赛马彩票研究课题组专家秦尊文博士的研究测算出的数据。赛马彩票一旦发行,将会产生丰厚的回报,而如此巨大的经济利益怎能不令人怦然心动。目前,赛马彩票正在我国几个大城市里被热炒。南京、北京、广州都表示将大力发展赛马产业,力争竞猜型赛马彩票在本市试点发行。济南要借全运会的东风建成“赛马之都”,成都也表示要建“中国西部赛马中心”。而拥有“中国竞猜型赛马彩票研究课题组”坐镇的武汉东方马城则明显处于风暴的焦点。自投入使用以来,马城举办的多次大型活动已使其颇具知名度。2003年10月1日至6日,这里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武汉赛马节暨第五届全国速度赛马锦标赛”。而在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第四届武汉赛马节又如期举行。

  东方马城项目在武汉市金银湖畔划地1600亩,其中的1000亩土地是按国际标准建造的国际赛马场,建有周长1620米、宽28米的国际标准沙地跑道,配备有各种赛马专用设施。2003年9月,东方马城一期工程竣工。一期工程总投资1.5亿元,成为华中地区惟一的国际标准赛马场。整个工程全部建设好,投资约20亿元人民币。

  如此之大的投资,来源于香港东方神马集团。公司网站上显示,该集团是一家跨国经营的综合性企业,总部设在香港。马城则是东方神马集团旗下的核心业务。作为最早一批到内地投资的港商,东方神马集团总裁胡越高最大的心愿是将港式赛马引入内地,以体育赛马带动旅游、商业、房地产的互动发展。但是,到目前为止,除了一年一度的“武汉赛马节”和其他一些赛事,平时东方马城长期处于闲置状态。

  目前,马城利润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三种:其一,和国家体育总局共建基地,吸引全国各省马术队到此集训,收取一定场地费;其二,组织马会和俱乐部,建立赛马速度比赛,收取门票和广告收入;第三,提供群众参与性旅游休闲方式,如举办马术学校等,收取一定费用。

  然而,据当地的《楚天金报》报道,东方马城的马房有骑师20多人,教练、马夫等30多人,赛马100多匹。东方马城骑士俱乐部当前有会员100多名,金卡会员的会费是9880元一年,最低的普通会员会费是1880元。维持一个如此规模的马场,每年的费用要达上千万元。就目前的收入规模而言,显然不够。其经营者自己也坦承:“马城还没有赚钱。”

  尽管东方神马集团的高层一再表示马城不会搞博彩业务,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港商到内地来投资如此规模的赛马场,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提供一个竞技赛马、养马、玩马的场所。从长远来看,“马彩”才是东方马城最大的理想。一旦内地“赌马”开禁,东方神马作为马场经营者,受益前景无可限量。正是对于“赌马”合法化的预期,使胡越高敢下如此重注。“这是这位香港商人的一场豪赌。”武汉当地的一位“马彩”专家说。

  “马彩”将带来什么作为一项还未普及的运动,赛马还没有得到更多人的认识,但“马彩”的出现无疑已经吸引了相当一批人的视线。

  普通一条保护马腿的绷带是200多元一根,一匹马就是800多元,而这些绷带都是一次性的;马比赛时戴的防沙眼镜都是进口的,好一点的要5000元;赛马平时吃的是上等的豆饼、高蛋白的饲料以及鸡蛋之类高营养的东西……更主要的是一匹普通的纯种马动辄就是五六十万元人民币,贵的则要上千万元。难怪托尔斯泰曾说过:“赛马是贵族必不可少的社交活动和修养。”直到现在,赛马依然是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玩得起的游戏。可一旦赛马和彩票联系在了一起,可以想见,参与到其中的普通百姓将不计其数。而“马彩”最被人诟病的就是其与“赌”千丝万缕的联系。

  尽管不断有支持“马彩”的专家,论证出诸如“赛马作为一项健康的运动,目前正在全世界80多个国家开展,其中既有社会主义国家越南,也有巴基斯坦、以色列、伊朗等宗教信仰严格的国家,且马术被列为奥运会正式项目”之类的观点。同时也不能否认,“马彩”的开办确实会为马术竞技带来大量的发展资金,甚至将改善“马位列中国‘六畜’之首,现在却处在很尴尬的境地(我国马匹存栏数量直线下降,马资源保护有效机制尚未建立,20多个品种处于自生自灭状态。马经济和兽医水平停滞不前,马匹培育和相关研究人员屈指可数)”的现状。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否认的是,“马彩”最为吸引人的一点仍然是“以小博大”。

  我国《刑法》定义赌博罪有三种行为方式,即“以盈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有专家据此指出,既然赌博的最大特点是“以盈利为目的”,那么赛马彩票收入的大部分作为奖金返还给彩票的购买者,一部分作为公益金,用于国家赛马事业和社会公益事业,就不算是以“盈利为目的”。这位专家还特别以英国《牛津法律大辞典》中赛马和博彩未被列入赌博的范畴作为论据,认为“股票、赛马不是赌博”。可无论是在旧时代的中国,还是现在仍然可以合法赌马的香港,“马彩”带给了一小部分人暴富的希望,同时也给更多的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有人说,中国人天性中一直存在着“赌性”。换句话也可以说,赌性本质上是人性的一个侧面。神骏的奔马、轻盈的骑师,赛马本身就是一项有着巨大吸引力的运动,而一旦与博彩相联系带给人的将是巨大的诱惑力。据报道,香港的赌马日,一个晚上就有70万人为了赌马浪费35万个小时。据说,每3个香港人中就有一个是赌马迷,全香港的马迷不会少于200万人。令人惊心的数字,更容易带给人巨大的忧虑。作为一项还未普及的运动,赛马还没有得到更多人的认识,但“马彩”的出现无疑已经吸引了相当一批人的视线,它将带给我们什么,还需拭目以待。

  武汉赛马史1902年前后,英国人在汉口今解放公园路附近,兴建了“西商跑马场”,吸收高级外侨为会员,但到处都有“禁止华人入内”的牌示。

  1906年“华商跑马场”修建的故事至今为人津津乐道。据说武汉有名的地皮大王刘歆生欲入股西商赛马场,却遭到阻止。刘一气之下,于1906年,与他人在现在的航空路、万松园路等大片土地上,修建华商跑马场,吸引市民赌马。由于这里对所有人开放,一时之间生意十分红火。

  1926年,武汉商界王植夫、吴春生等人集资合股,又在唐家墩与姑嫂树一带,修建了万国跑马场。如今江汉区的马场角,就是因地处万国跑马场的东南角而得名。遥想昔日的武汉,拥有西商、华商、万国三大跑马场,数量居中国之冠,即使繁华如上海也望尘莫及。武汉一时有“赛马之都”的美誉。

  1949年武汉解放,赌马活动随着马场的关停而烟消云散。延宕50多年后,这段历史成为武汉申办赛马彩票的有利条件而被媒体和专家反复提及。

  香港赛马彩票业赛马又称“赌马”,几乎是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根据公布的数字,仅1995年至1996年的赛马年度内,马会的总投注额就达804亿港元。早在1842年,香港就举行了首届赛马活动。1848年,在快活谷建成了香港的首家跑马场。

  赛马的主要项目包括跳栏、马术表演等,最初纯粹是体育竞赛活动。1890年,赛马活动已开始将娱乐与博彩融为一体,马会会员成为香港人身份和地位的一种象征。1931年,香港开始发行马票,赛马逐渐发展成为一种最流行的赌博形式。1960年,赛马活动得到英皇批准,从此冠上“英皇御准”的面貌出现。1973年,当局为消灭外围赌马的“不法行为”,批准马会设立合法的投注站,一时间投注站遍及港九各地。1976年,在沙田建成规模庞大的沙田赛马场,可容纳观众3.5万人。

  赛马活动在政府的支持下一步步走向高潮,政府的财政收入大增,但主要用于市政建设等,所以颇有号召力。(王立嘉)